当前位置:手机网投平台大全 > 文物考古 > 我在故宫修文物,岁月的意义

我在故宫修文物,岁月的意义

文章作者:文物考古 上传时间:2019-09-30

纪录片中王津师傅修复的钟表声作为开端,金属器件碰撞,质朴清脆,是时间的回响。同时,也在我心中久久回响,胜过高山流水声,胜过花鸟鱼虫鸣。看纪录片时很感动的一段,是王津师傅花了八个月时间,终于修复好金碧辉煌的康熙年间钟表,开关轻启,指针背后花鸟流转,你看得见时光流动。

     看完《我在故宫修文物》,骑着自行车在太和殿上转,这似乎又成了我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这部纪录片,对我这种文物的门外汉来说,看的与其说历史,不如说是一种情怀,被老师们那种沉静、从容的态度打动,被故宫历经百年沧桑不倒的巍峨感动。观看之前,我抱的态度是“这估计又是那种索然无味,看不下去的历史纪录片,要是实在看不下去那就算了”。可是一部纪录片,却硬是把那种皇城的历史感再现了出来,不是古装剧的那种假场景,让人完全没有带入感。而是让我觉得仿佛穿越了百年,走过红瓦红墙青石巷,甚至能想到那“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杏花飘落和妃子手中抱的真正的皇家御猫眨巴着眼睛。

近来,一部纪录片成为了网红。这部拍摄不够专业,构图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旁白普通话不标准经常“n”和“L”不分,听起来让人有些着急的片子于今年1月7日在央视9套首播之后,反响平平。没想到一个多月之后,这部纪录片却在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站上走红,受到无数年轻人的膜拜和追捧。而在豆瓣上,它的评分竟然高达9.4,真真是不给其他片子留活路。

2016年,3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热播并收获极高人气。纪录片将镜头对准故宫文物修复师,展示了默默固守“冷宫”的故宫工匠在修复一件件“国宝”时展现的匠人风范和“大历史小工匠”情怀。

故宫钟表修复师王津,他斯文谦和,身材瘦削,话不多。我们能很明显地感受到他对台湾收藏大师的鄙夷与不屑,但他不说,这就是胸怀与度量。收藏大师因为自己有几件故宫没有的怀表而沾沾自喜,就像小孩子拥有心爱玩具的满足。王津师傅,对文物持有的是一种悲悯情怀,是把文物看作珍贵历史遗产,在他眼里,除去时间给文物带来的损坏与锈迹,让它们以全新的面貌重现世人眼前,展现它们历经岁月沉淀的美,是自己的责任。而这,正是岁月的意义。

      一道宫门,成就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门外车水马龙,门内岁月悠悠。大师们工作在紫禁城,朱红色的宫门,辉煌的琉璃瓦,连城的文物并没有磨掉他们的生活气息。木器组挂上“谁让你伸出红墙外”的幌子,拿盖文物的纸接“宫内”打下的肥嫩杏子;傍晚,杨泽华师傅关掉七座宫门时笑着喊我们下班了,你们上班吧;去北院考察的大巴,师傅们笑着说青铜器组手上是锈,漆器组是漆,书画组是浆糊,木器就是鳔(鱼鳔胶)。他们永远都是一群懂得生活的人,历史,给予的是气质,不变的,是一颗积极的心。

当屏幕上,尘封数百年、破损严重的国之重器在文物修复师的手中重新焕彩生辉时,相信每一个人,内心都会生出深深的震撼。如果不是发自真心的热爱着这项职业,是无法修好一件文物的,更别说做上一辈子。

作为收藏中国文物藏品最多的博物馆,故宫博物院拥有藏品最新总数为1862690件。“故宫现藏有钟表1500余件,还有大批亟待修复。”王津说,故宫藏有的钟表都是精品、孤品,遇到了就是缘分,自己不管花多大力气也要把它修好。

每天清晨,太阳光照进故宫的时候,这些人推开故宫的木门,由当年宫人进出的门进入简单的工作室,日复一日埋首同一件残缺的国宝。

      是不是搞艺术的人身上都带有常人无法比拟的气质,看节目的时候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因为师傅们的身上都有那种气质如兰的味道,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他们的一颦一笑都是温和,宁静,就算开怀大笑也是扣人心弦而不是肆意张狂。王津师傅的领子总是微立着,孙杨师傅光着脚缂丝来追求脚感,纪东歌穿着老北京布鞋骑自行车穿过太和殿广场,衣袂飞扬。他们是沉入历史,永远温和的人。

我以为拍的是故宫的故事,没想到却是故宫里面一群人的故事,而这一群人,实在可爱又可敬。

“古钟表修复有着严格的方法和步骤,要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王津介绍说,文物修复技艺的传承全靠师傅对徒弟的口传身教,通过修复每一件文物钟表所遇到的不同类型的问题,不断地学习和积累。

就好像,也修复了几百年间断裂的时光。

 “恬淡游莲幕,谦虚践玉常。”这是对大师们的第一眼印象。

纺织组:孔艳菊

十余年间,陈杨在故宫已修复纺织品文物百余件,并先后解决了文物补衬材料准确复染、缂丝补配材料仿旧织造、捻金线种类及成分分析、嵌补修复技术等难题。陈杨说,“不断充实工艺理论和操作技能,延长每一件纺织品文物的寿命,是每位‘文物医生’的职责所在。”

前几日,由陈粒演唱的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主题曲《当我在这里》发行,迫不及待试听。

     大国工匠,怀匠心,触金石草木,抵宋元明清,不与世争......

哈?

图片 1图片 2

我羡慕他们,他们是最富有的人,总能接触到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宝贝。普通人只有在博物馆的眼缘。他们不仅有眼缘,还要敢动手动刀,能够克服敬畏之心的是技术的自信与热爱。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只第一眼,对你们就有了这种感觉。

杏熟的时候,一起在门前打杏吃

杨泽华认为,书画装裱中工具的使用和操作手法,都是中国人劳动智慧的结晶。“纸、绢、绫的使用,代表了造纸业和丝织业的发展历史;全色、接笔运用及绘画技法、颜料的使用,则汇成了中国绘画的历史。”

你在时间的那里,而我在这里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这也是生活。

王师傅,我和您一样心疼!

图片 3资料图:故宫博物院藏品总数上升至1862690件。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最后,当他修复好的钟表,静静在博物馆玻璃罩站立,接受源源不断的游客的观赏,他心里的欢喜定是不能用言语形容的。他心里也有一份叹息,钟表,钟表,指针不应是静静的,而应当是与时间共摆流淌。

     说起这整部纪录片,最让我感动的不是某件历史文物的留存,或是当代文物检修技术的进步,而是文物修复大师的情怀。

书画组的张旭光出身书画修复世家、父亲就是故宫书画修复组第一代开创者。八十年代,张旭光进入故宫,从事书画修复工作三十余年,修复书画无数。

看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观众一定会对古书画装裱修复师杨泽华在工作间隙抱着吉他自弹自唱的场景印象深刻。杨泽华从事古书画修复工作30余年,曾成功修复过多幅古代绘画及大型壁画、通景画,如今已是国家级非遗“古书画装裱修复技艺”的传承人。

所以,在歌的开端头,在纪录片中,相信所有人都会被钟表重新响起的声音惊艳到。

      正如节目最初的旁白所说,“他们视自己为普通的故宫工作人员,实际上,他们是最顶级的文物修复专家”。老师傅们,其经验与技术让他们成为国宝般的存在,而新上任的师傅则大多是中央美院和清华美院的毕业生,就是这样走到哪都会是佼佼者的一群人,却选择隐于故宫,日复一日的调试钟表零件、调漆、修画或是缂丝,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大隐隐于市”吧。当钟表组的王津师傅和徒弟亓昊楠一起去厦门参加钟表专业会议,遇到著名的钟表收藏家黄嘉竹,面对黄先生的比较、得意,王师傅只是笑着,后来说“台湾的黄嘉竹老先生,他走世界各地拍卖,他收藏了一些还也不错,比较早期的一小部分,可能就是想跟故宫的比试比试吧,还是表类比较多,怀表类,但是钟还是,故宫钟表,可以说在世界上,藏品或是件数,可能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丝毫的盛气凌人或者是嘲讽,仅仅是带有一种隐隐约约的自豪感,守好自己的宝贝就好了,不愿与他人争或是比。

青铜组:王有亮

作者 郝烨

是啊,在纪录片之前没有谁知道这群默默无闻的人,我们能看到的是博物馆里被粘合修复的千百年前的陶罐,被小心翼翼清洗干净泛着黯哑之光的青铜器,还有被安了假肢的唐三彩骆驼,我们不知道是谁修复了他们,让他们重新成为艺术,我们才得以站在那些艺术品之前,和千百年前的物件对话。

     巍巍华夏,历千年岁月藏文物;沉沉匠心,越万年沧桑复原貌。故宫文保,沉静之心现历史,弃嘈杂,沉于世,不争外物,大国风范,何其贵!

纺织组的孔艳菊和一群年轻人,在如隔两世的故宫内,埋头修复一个特殊的黄花梨百宝嵌番人进宝图顶箱柜。

16日,河北博物院文博讲坛“我在故宫修文物”系列讲座在石家庄举行,作为河北博物院文博讲坛4月的“重头戏”,“我在故宫修文物”系列讲座通过邀请故宫文物修复师讲述故宫顶级文物的修复与保护,生动呈现了古代传统工艺的现代魅力。

很感激这部纪录片,很期待这部电影,终于给我们一个机会,窥探他们的工作。

“上满了弦,待它演示功能全恢复的时候,你看的那种感觉,就是跟不动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感觉它就是一种活的。”

中新社石家庄4月16日电 题:让文物在指尖“复活”的故宫匠人

朋友说,这首歌交给陈粒来唱再合适不过。这群人无大师之名,怀匠人之心,交代给历史的,大概就是文化最深的意义。

我在故宫修文物,一辈子只做这一件事

图片 4资料图:故宫博物院藏品总数上升至1862690件。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正是有了故宫这群匠人,那些堆积在故宫角角落落的一件件国宝才免去被岁月腐蚀,蒙满灰尘的命运。我相信,我们的国家,有着五千年灿烂历史的中国,从来缺的都不是成百上千年前的文物,缺的是像这样一群默默工作技艺精湛的匠人。

一部纪录片能有多好看呢?而且还是关于故宫这种恢弘庄严、我等平民百姓就算进去溜一圈仍然觉得是个草民的地方。在北京工作的我,每年朋友或者亲戚来北京,我都得陪着他们去一趟故宫,麻木到听到“故宫”两个字都有点犯晕。

记录片中,为了确保脚感准确,陈杨光脚踩着梭机的场景给观众留下印象深刻。陈杨说,缂丝技艺不是单纯的织造,它对匠人的织造技艺和艺术修养都有着极高要求,“不同于用电机就可织造出的‘通经通纬’纺织品,缂丝技艺到目前为止仍无法用电机替代。”

《我在故宫修文物》一共三集,第一集讲述青铜器、宫廷钟表和陶瓷的修复故事;第二集是木器、漆器、百宝镶嵌、织绣的修复故事;第三集为书画的修复、临摹和摹印。每一集里面,我们都可以看到大师们为修复一件文物所需要花费的大量时间、精力与心血。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这一种无法遮挡的光芒——中国工匠精神。

清代顺治、康熙、乾隆三位皇帝酷爱钟表收藏,宫廷钟表有着极为精巧复杂的机械传动系统和工艺,因此需要持续不断的加以维护,钟表修复技艺也成为唯一在故宫延续下来,且没有断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向这群可爱的文物修复工作者们致敬。

纺织品文物修复师陈杨在故宫博物院待了十余个年头,只安安静静地做了一件事——修复纺织品文物。“纺织品文物修复是一件费工、费力、费时的工作,作为‘文物医生’理应承担起责任,让故宫纺织品文物走入下一个600年。”

陶瓷组的王武胜师傅正在修复一匹没有尾巴且身体破损的唐三彩马。修复文物不能带有自己的艺术性创作,只能按照按照当时的艺术形式进行修复。为了给马添加一条合适的尾巴,王武胜需要去展览馆参考其他唐三彩马的尾巴造型,然后进行修复。

中国书画装裱的发展有着上千年的历史,是绘画艺术和大众欣赏之间的桥梁。杨泽华说,书画装裱综合了纸、绫、颜料等多方面知识,其使用的配色、设计、装潢不仅能使绘画作品得到艺术升华,还能凸显中国人的审美观。

时间在故宫流逝缓慢,而故宫的人,永远年轻

缂丝是皇帝龙袍使用的工艺,有着雕刻般的立体感。缂丝工艺织就的纺织品只能看到纬线的图案而看不到经线,绘画中一笔可以得到的变化,在缂丝中就要分解成无数的色块,因此极度繁琐严苛。

修好的钟被放进展览厅的玻璃柜里,王津看到了许多自己曾经修理过的钟表。被修理好的钟表原本应该有灵动的动作,可是并没有让它们动起来。对此王津略显遗憾的说道:

从1977年“入宫”至今,故宫钟表修复师王津已在故宫度过了40年的光景,如今,他已成为国家级非遗“古钟表修复技艺”的第三代传承人。《我在故宫修文物》播出后,王津还多了一个新头衔:故宫男神。

抱着极其怀疑的心理,我打开了这部纪录片的视频链接。然后……我竟然一口气看完了三集!甚至觉得意犹未尽不够看!看完这片子之后,我感动了很久,也终于明白为何这样一部有着诸多缺点的纪录片能够在大家的口口相传下红遍网络。

图片 5资料图:故宫博物院藏品总数上升至1862690件。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书画修复组:徐建华

如今,杨泽华早已从徒弟变成了师傅。他说,书画装裱修复技艺传承的不仅是技艺,还是中华文明史、科技史、思想史的传承,“每一代书画装裱修复师都是传承的载体,承载着历史赋予的责任和对未来的开拓。”

书画修复组:张旭光

“文物其实跟人是一样的,你看,我们从过去最早的时候说,玉有六德,以玉比君子,玉就是一块破石头,它有什么德性啊,但是中国人就能从上面看出德性来。所以中国人做一把椅子,就像在做一个人一样,他是用人的品格来要求这个椅子。中国古代人讲究格物,就是以自身来观物,又以物来观自己。所以我跟你说,古代故宫的这些东西是有生命的。人在制物的过程中,总是要把自己想办法融到里头去。人在这个世上来了,走了一趟,虽然都想在世界上留点啥,觉得这样自己才有价值,很多人都一般认为文物修复工作者是因为把这个文物修好了,所以他有价值,其实不见得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方面。他在修这个文物的过程中,他跟它的交流,他对它的体悟,他上面已经把自己也融入到里头。文物是死的,要文物干什么,要文物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让它传播文化,对吧,不是说文物就是为了保留一个物品放在那儿,那没有什么价值。”

有时候为了获得更好的修复材料,小闵经常要亲自和专业的漆农到房山采漆。

故宫男神,钟表组王津

修复前

书画修复组:杨泽华

陈杨带领着一组的女性,承担纺织品修复工作。她们不能化妆,不能用粉底,不能喷香水,不能做指甲。此次为了修复“出门见喜春条”,陈杨正在防止器前前进行缂丝。缂丝是一项很繁琐很耗时的工艺,一个熟练工,一天只能织出几寸缂丝。

2006年,从中央美院毕业的屈峰进入故宫博物院,按照文物修复的行规进行拜师学艺,开始研习木器文物修复,现已有10个年头。他们此次修理的,是一尊辽金时期的木雕佛造像,经过前年的岁月刷洗,这尊木雕佛像已经金漆剥落残存,木胎肌理裸露,缺少了两根手指。

休息的时候,王有亮就骑着小电摩去宫外执行特殊的任务。原来故宫院内所有的地方都不能抽烟,想要抽烟的王友亮只能上院外抽。

漆器组的小闵毕业于清华美院,进入漆器室工作已经十年。这次他要修复的,是一件名为“瑟”的乐器。这件乐器已经残破不堪。

原创 2016-04-25 辛巴德 读者

在纪录片中,王津准备修复一座破损严重的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这是乾隆皇帝的收藏中,较为大型的一组钟表之一。它代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机械制造和工艺水平,但修复它们,就不是欣赏时的心情那样轻松愉悦了。

每天在高墙大院的故宫内工作,文物修复工作者总给人一种神秘而刻板的印象。《我在故宫修文物》用轻松诙谐的镜头为我们呈现的这群人,他们朝八晚五,技艺高超、温柔耐心,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几十年如水而逝,珍宝重获新生。他们就像扫地僧一样,隐于故宫,拿着或许并不多的薪水,却个个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

骑车从落满一地杏的树前经过

“修复文物,是穿越古今,与百年文物进行对话的一种特殊职业和特殊感受。”这些真正的大师们,拥有中国延传千年的匠人精神,在一件事情上,一做就是几十年,过程就像参禅,需要心静。每个师傅的气质都是淡泊的,就算面对一件国宝级文物也能够处之泰然。宫外是正在迅速发展的现代社会,宫内是慢工出细活的文物修复工作,在当下社会,他们所做的这件事情,本身就可以称之为一门艺术了。

“我已经看了三遍了,每次都好感动好感动!你一定要看。”

这一次他们去帮忙要修复的,是世界上体量最大的海南黄花梨柜子。

工作之余,在故宫,他们的生活是这样的。

《我在故宫修文物》讲的就是这样一群文物修复工作者,每天呆在故宫里面修复破损文物的故事。他们都是中国最顶级的文物修复专家,是这个国家最顶级的文物治病“医生”。如果不是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为故宫博物馆内缺胳膊少腿儿的文物们进行“救治”,那么那些珍贵的书画、器具将长久的被存放在库房里,和时光一起落满灰尘。

修复钟表是一件反反复复的事情,有时候刚修好的地方,第二天因为天气的变化就又坏了。“故宫钟表上千件,一个人的一生是修不完的,需要一代代的师徒传递来完成。”这样的现实听上去多少有些令人唏嘘。

和《我在故宫修文物》一起火的,还有故宫钟表修复组的王津师傅。因外表神似郑少秋、说话温柔、语气谦和,王津被粉丝们夸赞“温润如玉谦逊幽默”。王津16岁进入故宫文保科技部钟表组,修了39年钟表文物,现和他的徒弟是故宫仅有的两位宫廷钟表修复师。钟表的修复技艺,是唯一在故宫里一直绵延下来,没有断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青铜组的王有亮老师傅,从八十年代进故宫工作,跟随师父修复了大量的青铜器。他们是顶级的青铜器修复师,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轰动世界的马踏飞燕,就是他们的师傅修复的。

之后第二天,她就去故宫了,说是一定要去再看看里面的文物,说不定还能碰到钟表组的王津师傅。

没错,这部纪录片,就是《我在故宫修文物》。

(张旭光也被手残手机贴膜党网友们奉为真正的故宫祖传贴膜高手)

故宫里,一代一代的文物修复者,看着李树枣树无花果漆树慢慢长大,骑着自行车晃晃悠悠经过那些恢弘的宫殿,经过落满杏子的树下,在院子里喂喂御猫,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时光五六十年随云般流走过,他们的匠心也在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

在文物修复这件事情上,木器组的屈峰师傅是这么说自己所从事的工作的:

书画修复组杨泽华此次负责修复的是《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这幅原本有两百五十年的古画,原本非常残破,绢面有破损、断裂,还有霉迹,现已经修复好。

木器组:屈峰

而修钟表更是一件细致活,需要有极强的耐心,有时候修理陷入僵局死活修不好一个部件的时候,王津就到屋外溜达溜达,回来继续接着修理。花了八个月的时间,王津终于修好了这座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修好的钟表仿佛被赋予了第二次生命,而在电脑屏幕前的我们也有幸欣赏到当年乾隆皇帝所看到的钟表演绎场景。看到原本破旧的钟表竟然又生机勃勃的转动起来,不禁令人眼眶湿润。以下是GIF图片呈现,一定去要看原场景,相当震撼。

纺织组:陈杨

陶瓷组:王武胜

(骑着摩的上宫外执行“特殊任务”的王友亮)

修复后

“你看就这么静态摆在那儿,看着都有点儿心疼。”

故宫每年接待的游客上千万,许多人都是抱着有生之年一定要来看看这个曾经皇权森严的紫禁城的心态游览。但有多少人真正了解故宫,又有多少人了解故宫的文物、关心它们的命运呢?当你走进一个展厅,或许你不会想到,这些陈列在玻璃柜后面某个书画、某个瓷器、某件雕塑、某个钟表都曾经断裂残损,被岁月侵蚀得破败不堪,虽然它们曾经是那样的璀璨夺目,甚至还是某位皇帝的心爱之物。

友人上个星期来北京出差,聚餐间隙,这个92年的妹子郑重其事的向我安利了这部记录片:

中国古书画大多数材料为绢和纸,质地纤薄,年代久远,很容易破损和掉色,如果没有一代代修复师的工作,我们根本不可能看到那些流传千年的传世名作。修复工作需要精力高度集中,他们都有自我放松的办法。

漆器组:小闵

骑着自行车从太和殿前经过

没事的时候逗一逗宫廷御猫

杨泽华师傅徐建华,是古书画修复的代表性传承人。由于土地多,师傅少,六十多岁的徐建华退休后返聘,继续工作,传授技艺。

乐天派杨泽华师傅

他们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一辈子便疏忽而过。《我在故宫修文物》,绝对让你爱上每一位在故宫修文物的人。

本文由手机网投平台大全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在故宫修文物,岁月的意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