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机网投平台大全 > 文物考古 > 背后的故事,古风歌单10

背后的故事,古风歌单10

文章作者:文物考古 上传时间:2019-10-05

那回忆尽头似白纸染墨 恍然中啊他欠她一诺

“你说英雄儿女家国天下。”

忘川河畔,三途河边,三生石前,他会等她,她亦会的,他知道。

火光里飞回的雁也呜咽,

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从此残阳烙我心上如朱砂。

黄沙漫天,哀鸿遍野,天光之下,血流成河。

这个季节,她,要远嫁千里。

却如何一夕桃花雨下。

人去楼空何必再等

她毅然决然地转身,她怕自己会动摇,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就在眼前,叫她怎么放手。

。。。。。。。

那一年的长安飞花漫天,

月下残灯略含余温影悄然黯沉

是你用尽一生吟咏上邪

他们的故事,有谁能懂得,能知晓。

公元二零一二年,陕西西安考古又发现一墓葬,通过墓志铭可判断其为一位将军与一位宗室女子合葬墓,主墓室存放双人合葬棺椁,但合葬棺内却仅有一具男性尸骨。

恍然梦醒若然一个人

“如此甚好。”

不知道这世上,谁会为谁甘愿孤独终老,谁会为谁携手一世伴君老,谁会为谁消红颜,珍藏一世?

在那远去的旧年,

2,《琵琶行》杨姣

可作为这世间一普通男子,他又怎会没有儿女私情。

灼灼的桃花,灼伤了谁的眼,谁的心,让谁默然泪如雨下。

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

独立中宵风露冷 一身老病风尘

“将军凯旋,自然是不二人选。”

誓言还在耳畔,仿若昨日,可是,他却决然背对着她,离得那么远。

我笑你轻许了姻缘。

风沙乱汹涌 琵琶袖底红 辨不清昔日你影踪

而你嫁衣比飞花还要艳烈

人群里,目光触及,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啃噬着彼此。

那首你诵的《上邪》,

千篇音律搁置荒野中

他蹙眉,“在下奉命护送公主和亲。”

灼灼桃花之下,女子笑颜如花,轻吟《上邪》,男子轻笑,满目柔情,许她一世姻缘。。。。。

意外的是,墓志铭上该宗室女子封号与史册记载的一位同时代的和亲公主封号一致。目前不知何故。

一去十里红尘 如何有相逢

你启唇似又要咏遍上邪

她,立于桃花树下,纷纷扬扬的花瓣,散落一身, 相思染指桃花,随风飞向不知道的远方。

轻嗅风中血似酒浓烈,

几度流连不愿放手洒脱 却如此诠释半生执着

他,屹立于大军之中,目光凛冽,一身杀气。

耳后凝噎的声音,好似狂浪一般把他卷入那记忆洪流,翻涌着吞噬了他的心。

换我把你刻在我坟前。

约定三生终抵不过她城外的坟

他想告诉她,他胜了。他想告诉他,等他回城。他想告诉她,这次回去,他就求皇上赐婚。

嫁期将至,她,他,必须要见面。他,她,均是这么想的。

都说你眼中开倾世桃花,

消瘦一双有情人 情到浓时 两处人长恨

她也终于见到了他。

耳边的兵伐之声吞噬旷野,风中的血腥浓烈似酒,他,执枪立于万千尸身之上,终于,是胜了。

我听见塞外春风泣血。

一纸思念繁华燃烬回眸余叹声

为什么?

自始至终,她鼓起莫大的勇气,念他,等他,为他甘愿抛下一切,可是,他却负了她,他懦弱,他无法舍下国家。

问谁能借我回眸一眼,

吹过一夜苦寒灯 偏恨霜浓 人去人还梦

“你说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她喃喃道。

所以,她要反抗,哪怕最后身首异处,她要的只是携他之手,走一段不负时光。

再去见你一面。

5,《月华沉梦》慕寒

而我转身轻负你如花美眷

“带我走!”

敌不过的哪是似水流年,

汉宫犹歌飞 汉家军旗挥 自古来征战 几人回

这帮匪徒,看来今日誓要拼个你死我活了。

飞花散落千百载,长安依旧,却再也寻不见他们的故事。

耳边兵戈之声吞噬旷野,

“噫!什么美娇娘!就是个唱戏娘,没两年就死了,那个书生郎也是个疯病的!”

耳边兵戈之声吞噬旷野

终究,她以一个公主该有的信仰选择了余生,史笺刻下她的名字,却消磨了她的天长地久,天涯相思。

从此残阳烙我心上如朱砂。

问 身陷风尘不肯问 几年风雨几年人

可他不说。

他想,这就是他最后一次见他的她了,过了今天,她不在属于他,她将会是别人的王妃,身份尊贵,而他,依旧是他的将军。

而我转身轻负你如花美眷。

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

“随行车队即日出发,此事不可有半分差错,谁能当此重任。”

。。。。。。

江山早为你我说定了永别。

她环着无望自楼台坠落,如此诠释半生执着

当初,你我敌过了似水流年,却败给了这江山,如今,天下安定,我也早已完成了  我的使命, 就让我陪着你,就像你还在我身边。

图片 1

飞花又散落在这个季节,

有人说那人早年是个教书匠,写得一手好文章。

她曾无数次这样对他说。

天子仁慈,念边塞常年战事,两国边境民不聊生,特以公主和亲他国,修两国亲善友好。

去逆流回溯遥迢的流年,

待浮华随夕阳隐没 她妆容半残乌云微堕

她细细地清理着他的墓碑,却赫然发现,墓碑上刻着:

这是他们的约定,她以为········可是他依旧头也不回,原来,在他眼里,江山的安定,永远是第一位的。

而你嫁衣比飞花还要艳烈,

               ——《孔雀东南飞》

“我终究是等不到你了。”

泣血春风里,鸿雁传笺,一纸悲歌,雁也呜咽。有情人注定难成眷属。

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

循着你为我轻咏的《上邪》,再去见你一面。

5.

刀光血剑,金戈铁马,车粼马萧,茫茫荒野,马革裹尸,血流成河。

于是你把名字刻入史笺,

社稷的豪赌,红颜为赌注,博一笑赢江山无数

后来轻点朱砂嫁衣如火。

他,身披银甲,手执长枪,在狂烈的风中,迎风而战,矫健的武姿,似在以生命演绎一段保家卫国的传奇。

图片 2

夜色太过残忍蒙蔽初见的认真

问谁能借我回眸一眼

那一天,她一袭红衣曳地,施施然登上嫁车,回眸间,似是对这座城,有着无尽的不舍,或许,只是因为这座城有个他。

从此我再听不真切。

几经等待,未传来汉家大胜捷报,却听国破山河失。昭君为两国和平,以公主的身份和亲远嫁。临行前,登上汉宫楼阁,诀别故国,踏上漫漫路途。

那些年桃花灼灼,她依偎在他怀里,倾国倾城,笑靥如花。他抚着她的秀发,  听她一遍一遍地吟咏《上邪》,他笑,她也笑。他许他一生荣宠,永不离弃。他赞她眼中开倾世桃花,却也是他让这桃花雨下,是他年少轻狂,轻许诺言,换来她日日夜夜,痴痴等待。

谁有情,谁无情,谁负谁,谁说的清楚呢?

哭声传去多远。

是你用尽一生吟咏《上邪》,而我转身轻负你如花美眷。

注:此文根据歌曲《上邪》虚构而成

迟来的相逢,两人相顾无言,他们之间有太多无奈,太多东西让他们的爱情举步维艰。

循着你为我轻咏的《上邪》,

问谁能借我回眸一眼,去逆流回溯遥迢的流年,

他选择了信仰,而她选择了成全。

所有,都随那以抷黄土尘封。

是你用尽一生吟咏《上邪》,

在那远去的旧年,我笑你轻许了姻缘。

8.

终于,她说出了在心底呐喊千遍的话语。

你启唇似又要咏遍《上邪》,

歌曲念白:

足以至他于死地的一句话。

。。。。。。。。。。。。。。

念白里那疯癫的病书生,那撒手人寰的美娇娘,原来再美的故事,若是只剩一个人也只增了几分凄凉。只是书生也说“当为情死,不为情怨。”也不悔爱过一场。即便世人诽之谤之冷眼旁观之,他也心甘情愿。

公主和亲,朝野内外赞不绝口,两国交好,此乃盛举。

尘世难再续,忘川终相逢。

远方忽传悠悠殇琴声

我怎会这般痴傻,竟以为你要再咏一遍《上邪》呢!

可他会为她孤独终老,并在墓碑上刻上她的专属于他的称呼的名字,这份情,谁知道当初他是不是真的就负了她呢?

我有愁绪千丝万缕绕骨深

你说金戈铁马白骨扬沙,后来轻点朱砂嫁衣如火。

。。。。。。

1,《上邪》小曲儿

他的心中,只有保家卫国,这次,该是他们此生最后一次相见了,自此以后, 她是别人的妻子,而他,也终将是别人的夫君。

可是,长安那边等待他的却是齐国的欢呼,他一个人的落寞悲伤。

有人说那人曾经意气风发,娶得一房美娇娘艳如海棠花。

都说你眼中开倾世桃花

她想,她虽然贵为一国公主,可是,她也是个女子,不,她更是一个只想和自己爱的人相守一生的简单女子,为国争荣,远嫁他国,她怎堪重负?

似醉似梦竟恨用情深

4.

可是,他却转身离去,辜负了这如花美眷,负了那年他许下的一世诺言。

贵族少女昭君与少年将军惺惺相惜。将军曾多次驻足在昭君房前,隔帘相望昭君抚琴。在想要走近昭君时,却传来边塞战报只得奔赴战场,留昭君一人痴痴等待。

敌不过的哪是似水流年

她启唇,似又要咏遍《上邪》,不想,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

灯花渐弱似流星陨落 韶光流年都束之高阁

2.

过了今天,他们,各行其道,回归本位。

他为赴荣华怎会来喝 她还难择今日浓妆淡抹

却如何一夕桃花雨下

红雨落尽,染红这个季节,可是,她的嫁衣却比红雨还要更艳烈。

约定三生终抵不过她城外的坟

她忽然开口:“带我走。”

这个季节,他,大捷班师回朝。

他们问起我那个书生说的故事的时候,我想了想,摇摇头,他说,当为情死,不当为情怨。关乎情者,原可死而不可怨者也。其实我并不懂得他说的话,不过,我想那书生是个可怜人。

桃花漫天,她嫁衣如火。

那一年 ,长安飞花漫天,塞外杀伐声未歇。

看棠花飞散凭栏独坐 天际一只伶仃寒鸦过

从此残阳烙我心上如朱砂

都说如花美眷终抵不过似水流年,可她哪是败给了似水流年,她是败给了天下,败给了他身为一个将军的信仰。

久照长门流光只影向一人

后来一骑绝尘山长水远。

他和她,她和他,就要决绝。

据百度文案,公元二零一二年,陕西西安考古又发现一墓葬,通过墓志铭可判断其为一位将军与一位宗室女子合葬墓,主墓室存放双人合葬棺椁,但合葬棺内却仅有一具男性尸骨。

“你说盛世长安千秋一梦。”她望着铜镜中的自己,眼神忽然之间暗淡下来。

她泪眼婆娑,轻启朱唇,“上邪······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深 纸上墨痕浅犹深 写我心事两三分

鲜红的血液渗透衣衫,从甲胄裂开的地方流出,最后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落在这躺满敌军尸首的茫茫荒野上。

风里雨里,大街小巷,市井遗泉,英雄美人的传奇不绝于耳,只是,他们彼此不是彼此故事里的人。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自始至终,都是她用尽一生吟咏《上邪》。

落红漫天,柔风似水,桃花树下, 伊人盛装,天涯咫尺,小楼相思。

落笔处尚余温 眉间未展平生

爱他,就该成全他。

原来,自始至终,都是她在用生命吟咏《上邪》。

芙蓉对镜簪三两朵 温酒已在炉上煨热

他匆忙拆开信封,忽然就收敛了所有表情,良久,他下令:“即刻启程,回京。”

——《上邪》

从此之后那个书生就没有再出现过,有人说他终于不疯了,有人说他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两人相顾无言,桃花夭夭,纷飞如雨。

她环着无望自楼台坠落 行人说漫天泛出桃花色

可就算知道又能如何,这江山,早为你我说定了永别 。

我心如月拂过长夜未有声

你说英雄儿女家国天下,后来一骑绝尘山长水远。

有一天那个书生拉住我,嘻嘻笑道

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

文案资料,图片,歌词均源自百度

在那远去的旧年

留下笔墨他已不记得 她还梦里哭着呢喃着

那一年的长安飞花漫天

也有说,一官家小姐与一男子相爱,此女为男子吟诵一首《上邪》。而后,战事迭起,男子上了战场,女子等他无望,正好皇上要送公主和亲。却因为和亲的地方过于偏僻,又只有一个女儿,便打算在官家小姐中选一位替公主和亲,众位小姐都不愿意嫁得那么偏远,她站出来同意和亲,皇上赐她公主名号去和亲。男子听说这件事后仿佛回到了那一年桃花树下,女子巧笑倩兮为他吟诵《上邪》,只是这次说的是“我愿与君绝”。

3.

她怀抱琵琶,一路黄沙漫天。路过硝烟弥漫的古战场,抚摸着斑驳的塞外古城墙,找寻将军的足迹,可叹漫漫荒草埋枯骨,古来征战几人回,更叹社稷江山的豪赌,竟是以红颜做赌注。

终究是他负了她,他给不了她一生荣宠,也给不了她永不离弃。

明明灭灭相思灯火 两三轮

后来风云突变伊人盛装。

我有相思寄心魂 恨此一场平生

“我愿与君绝。”这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野史有载,南郡名妓徐婉卒于永和七年,时年二十有五。傍晚自妆楼跃下,血染青石,粉身碎骨。路人掩面不忍视。同年,南郡才子宁子世赴京殿选,高中状元,留京任职。徐婉虽负艳名,然一生入幕之宾仅一人,却未得从良婚配。相传徐婉同宁子世多年相交甚密,究其如何,不得知。

“你说金戈铁马白骨扬沙。”

意外的是,墓志铭上该宗室女子封号与史册记载的一位同时代的和亲公主封号一致。

1.

我笑你轻许了姻缘,我转身轻负你如花美眷

红色的盖头遮住了她绝色的容颜。

4,《叙世》清弄&Aki阿杰

《上邪》创作背景:二零一二年,陕西西安考古又发现一处墓葬。墓志铭上记载其为一位将军与一位宗室女子合葬之墓。考古人员发现墓中主墓室存放双人合葬棺椁,但合葬棺内却仅有一具男性尸骨。而令考古人员意外的是,墓志铭上该宗室女子的封号竟与史册记载的一位同时代的和亲公主封号一致。目前不知何故。

都说你眼中开倾世桃花,却如何一夕桃花雨下。

我以为,我以为。

是谁惹多病身 心事付与西风

换我把你刻在我坟前

情火烧尽一夜风过又生根

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双眸灵动,樱唇轻启。

“女娃娃,我有个故事说与你听。”

7.

暮寒冬 大漠孤烟风 马上笑 红颜太匆匆

附《上邪》歌词。

红尘里故事人,如何独自苦沉沦

是的,他以为她永远都是那个温婉的人儿,她的红唇里永远满溢着浓烈的爱,    可这次,她终究是被他伤了。

等――只是觉得时间很长也很多,自然觉得都等得起,可官家小姐和昭君等来的是和亲远嫁,刘兰芝等来的是举身赴清池,而与官家女子相好的男子等来的是“我愿与君绝”的故人诀别,与昭君相爱的男子等来的是万里黄沙没枯骨,焦仲卿等来的是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原等功成名就花前月下,只见青丝白发枯骨成沙。

他无视渗血的胳膊,这场仗,他终究是胜了。

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闻之,亦自缢于庭树。时人伤之,为诗云尔。

她是当朝公主,一位将要和亲的公主。

她寒夜细数更漏痴笑着 明朝按新词流霞共酌

火光里飞回的雁也呜咽

3,《孔雀东南飞》伦桑

可是她没有问,因为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们经常见到那个病书生徘徊在废弃的小戏园,咿咿呀呀犹如孩童学话。

这一年,长安城飞花漫天,塞外杀伐声未歇。

敌人穷追不舍。

他或许永远都不知道,她转身的那一刻,两行清泪划过。

不可恋战,他下令,全军撤退。

“将军,长安派人传来的信。”

9.

作为征战疆场数年,战功赫赫,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他的心中只有精忠报国。

后来春风泣血桃花落尽。

这次,敌人怎会如此猖獗,他皱眉,看来他们想要以死相拼了。

再去见你一面

许多年后,他早已入土为安,她千方百计,寻到他葬身之地。

那首你咏的上邪

6.

他终于见到了她。

像是多年前她在他耳畔轻咏《上邪》。

轻嗅风中血似酒浓烈

从此我再听不真切

循着你为我轻咏的上邪

茫茫荒野,鸿雁不度。

可他却先她一步放手了。

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你说盛世长安千秋一梦,后来风云突变伊人盛装。

这一日,长安城笙歌未绝。

于是你把名字刻入史笺

就像她也永远不会知道,他望着她的背影,旧伤复发,鲜血再次染红衣衫。

小轩窗内,她正在梳妆打扮。

你说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后来春风泣血桃花落尽。

哭声传去多远

给我杀,一个不留。

我笑你轻许了姻缘

飞花又散落在这个季节

他们之间,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陌生。

杀!

他至死,都不曾忘记她。

常惠解忧合葬之墓。

去逆流回溯遥迢的流年

是我辜负了你,他犹如被万剑穿心,连灵魂都支离破碎。

江山早为你我说定了永别

他重新迎战,眼里散发出嗜血的光芒。

我听见塞外春风泣血

刀光剑影,山河呜咽。

本文由手机网投平台大全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背后的故事,古风歌单10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