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机网投平台大全 > 中国史 > 与现代知识分子的,对乡愁的一点看法

与现代知识分子的,对乡愁的一点看法

文章作者:中国史 上传时间:2019-10-04

手机网投 1

手机网投,鲁迅的《故乡》是现代文学的经典,它表达了现代中国人,尤其是现代知识分子的一种普遍经验,在这篇小说中,鲁迅表达了启蒙知识分子与乡村的疏离感,这种疏离同时也带着留恋、感伤与寂寞,这种“疏离”不仅来自时间上的距离,同时也来自知识上的优越感或自卑感,可以说是新知识在面对旧世界时的一种态度:一个旧日熟悉的世界,在一种新眼光的注视下,呈现出了它黯淡乃至黑暗的一面,但同时他又不能决绝地弃之而去。在这种疏离感与隔膜感的背后,隐藏着不同知识——现代知识与传统中国的矛盾,同时也隐藏着文化与社会制度的深刻变迁。

若是能在情绪之外理性之中有逻辑地展开一些思考,应该是一种很好的素养,并且需要一些适当的训练的能力。总以为,一个人的内在的驱动力来自感情和情绪,那是因为我不知道,思想的进程也可以是无法抑制的,尽管我没有过这样的时刻。

  羊城晚报2月28日讯乡愁是人类亘古不变的情感,中国人的乡愁情结似乎更加浓烈一些。传统的乡愁表达的情绪其实很单纯,“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些中国传统社会最著名的乡愁,表达的更多是一种思念之情。当历史进入近代之后,思念自然还是乡愁相当重要的内容,但在此之外,又叠加了一些新东西。近日,一位博士生关于乡愁的文章在各种媒体上广为传播,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也有很多人表达了不同的看法,恰好反映了近代以降,乡愁日益复杂的含义。   乡愁的变迁,背后是中国社会的变迁。在传统社会,乡村是社会的重心,乡村体现着全社会的价值,城市更像是一种附属物,“城乡一体化”,在中国历史上相当长的时期,倒是一种事实上的存在。远离家乡的游子,对于家乡,除了思念,不大容易产生更为复杂的情绪。   近代之后,一方面,乡村逐渐被边缘化,各种资源流向城市,乡村原有的秩序崩坏,贫穷成为乡村挥之不去的阴影,在与现代化进程中领先一步的城市的对比中,“落后”成为乡村的标签。这也是现代人乡愁极为重要的内涵:乡村的种种不尽如人意之处的确令人痛心,令人“愁”。另一方面,乡村却日益成为很多人的精神家园。离乡的游子,在城市饱受各种辛苦乃至苦难之后,乡村的经历变成为一种可以慰藉心灵的记忆,在这个意义上,乡村有极为温馨的色彩。然而在现实中,一旦发现种种温馨不复存在,另外一种乡愁便会油然而生。   作为思念的乡愁大约永远都不会消失,这是一个正常的人或者说人类与生俱来的情绪。但现实情况是,乡愁绝非仅仅是一种情绪,认识和尝试解决乡愁背后的真问题,才是当前最为紧迫的事情。近百年来,乡村和一个词语紧紧联系在一起,那就是“建设”。无论是民国时期梁漱溟、晏阳初等人倡导的乡村建设,还是时下政府推动的新农村建设,都在告诉我们一个事实,无论彼时的乡村,还是现时代的农村,都需要建设,都需要各种资源的注入,而不是一味地从乡村攫取。乡村不能总是成为贫穷、落后的同义语。乡村应该成为富足的乡村。   必须强调的是,乡村的建设,不能只是物质建设,我们更需要建设一个文化乡村。尽管饱受苦难,但时至今日,乡村仍然保留着值得珍视的文化资源,这些文化资源的发扬光大,不仅对于乡村意义重大,对于城市也有意义。但由于物质基础的薄弱,乡村固有的社会结构有被瓦解的危险,这些宝贵的文化资源随时有可能因为没有存在的载体而花果飘零。因此,以经济建设入手,让乡村具备人们安身立命的物质基础,稳定乡村的社会结构,在此基础上,整合传统的文化资源,进而注入现代文明,形成乡村的新文化。这样的乡村,才是家园,才能让人对于乡村的现状不再“发愁”。

早想写这个题目了,但没想到真写的时候开头是这个。这也是被逼的。我本来计划着春节回家再积攒些情绪,找点感觉,节后再来写。谁知道短短一个春节间,已经被好几个博士的返乡笔记刷屏了,密集得让我顿感自己好像已经没有再写的必要了。我怕我要说的话,已被他们全说了;我有的感慨,他们也全发过了。而如果一旦写,却讲不出什么新鲜的来,实在是件无聊的事。但计划好的事,自己总归还是想写的,有些想说的话,也是酝酿了有些时候了。

在前现代社会,“故乡”或“乡愁”也是文人墨客经常吟咏的题材,但这里的“乡愁”,只是空间或时间意义上的距离所造成的,“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虽然他们也有沧桑感与物是人非的感叹,但这种疏离感是可以弥合的,在主人公与故乡之间,并不存在难以逾越的鸿沟。而之所以如此,首先在于主人公和故乡、故乡的人们之间,在世界观、价值观、伦理观上是统一的,在以儒家思想为国家意识形态的传统社会中,在以血缘关系亲疏为序组织起来的“差序格局”人际关系网络中,尽管个人之间也会有差异,但总体上他们之间对人对事判断的标准是固定的,彼此之间是可以互相容纳的,而对于现代知识分子来说却并不是如此,新的知识使他们有了新的世界观,同时也使他们与传统的宗法社会隔离开来,所以在《故乡》中,鲁迅一方面留恋着童年的伙伴与美好时光,同时对现实中的人们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在这方面,他的思想与情感是分裂的。

我总是在自己有情绪的时候来写,怀着满满的柔软的棉花似的阴云和一点点昏黄去写,所以才会永远只言说“我”,每每这样做,自己内心都是排斥的,感觉到无法离开一丝一毫。那样的排斥当时虽然无可奈何,过段时间就忘记了,再写又记起来,但是毕竟埋下了一些促使我自己改变自身的种子,如今,我尝试着慢慢不那样写切近自己生活和体验的事情。这样说也许不对,因为我的一切都是那样基于自己的生活和体验。或许是,加上一些些离自己的情绪比较远的事物。或许我写完了,自己或者是你,也是能看出一些不同的吧。 想谈一谈乡愁,这个主题不是我自己有感而发想出来的,是在课堂上老师安排的讨论题目,所以,文中有一些是大家讨论过程中我记下来的同学们的想法,更多地是我受大家发言的触发记在本子上的,这里姑且合成一篇文。若不是这样,不知何时我才会写这个主题。 要找到乡愁为何,一个没有此体会的人,就算是知道了最准确全面的描述,也是无法理解的,不如有体验。当那种思之使人辗转反侧的感情真实地、切身地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他也便不会再去追问乡愁是什么了。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仍然是期望着有文字能够将这样的乡愁的本质是什么在我们面前展现出来的,也许从这样的文字中,这样子乡愁感情的外化中,我们才能对照着自己的内心,看清楚我们心底那份最难舍的情怀,看清楚那份时间和空间双重意义上的向往回归。 很多时候,我们意识到了表象,虽然够具体,但是缺少一些对其本质与关系的深刻反思,哪怕是比表象更深一步。对于乡愁的认识也是如此,不能仅仅停留在表面上对那条河、那片湖、那些人等等的怀念,而是应该意识到乡愁本身、其产生的动因,在时间中的发展形态以及乡愁对人们的意义之所在等方面,如此,我们才能更近一步地对乡愁有所认识同时也有所言说。 在我看来,乡愁本身作为一种人们心中的情感,意为一种怀念和伤逝,伴随着的,是时间的消逝带来的各种各样的转变,以及空间距离的难以跨越,是个体对自身变化以及外界变化产生的无奈。也就是人们所说的:人易老,事沧桑,回头一望泪潸潸。所以这样的疏离一定是双向的,不仅仅是外界现实的转变,更是主体自身的改变。我们所熟知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就表现了作者多年后回乡产生的沧桑之感,不仅有自身的“鬓毛衰”,还有“儿童相见不相识”。 或许我们应该考察一下乡愁与其它回忆性的情感相比,有什么独特?仅仅思念一个人、怀念一件事、回忆过去的一件物品是乡愁吗?对旅途中的所见所闻产生怀念是乡愁吗?都不是的,它们都不是乡愁。乡愁来自于那个你生活过的,并且在某一时期内持久生活过的,并且产生了归属感的地方。乡愁必须是对那段生活的整个气质的怀念,一个人在其中看到了他自身。乡愁既是熟悉的归属感又是那种独特的归属感的失去和无法现实化,由此产生出的一系列具体情感。因为当人们说到怀念就必然伴随着失去,伴随着距离。这也是为何漂泊的游子乡愁之感更明显的原因,就是因为缺乏那种归属感,所谓“一颗无处安放的心”。 同时,乡愁是带有独特性的特征的。过去和现在,那里和这里。在我看来没有孰优孰劣之分,更多地是一种差异,各自保留着各自的独特性,就如同一个人,小时候有小时候的好,长大了也有长大了的好。不是说过得不好才会怀念以前的好,好像如今过得好了就不能怀念从前了似的,毋宁说是对那份独特的归属感的怀念,它包含着一种独特的审美的内涵,不同的个体对于家乡有着独特的审美方式,因此,它也是诗意的。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种乡愁,可毕竟这样的感情叫乡愁,再个体化的差异也无法抹去乡愁的独特性和自身统一性,我们仍是可以在一个共同的基础上去谈论乡愁的。 从对乡愁概念的考查上,我们自然能看出,人们的乡愁就来自于与某地、某些人、某种气质看不见摸不着的,隐隐约约不可名状的关系。它潜存于幼年的记忆,并影响未来整个生命感知。这样的关系在时间与空间的交织中形成,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受着这样的关系对自身成长的构建与影响。这也就是为什么不同的个体有着差异化的独特乡愁,因为,乡愁借以产生的关系是多种多样的。 乡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要考察乡愁为何,就同时必须将它放置到时间因素中加以考量,分析引发人们乡愁的变迁和各种外部因素。 当你看到“乡愁”二字,脑海中会出现什么样的意向?是村中那口井、那条黄狗、那人的黝黑面庞、那夜晚的寂静和满天星?还是城中曾经的房屋、街道上的小吃、街坊邻居的身影、来来往往的交通?还是二者兼有? 从现时性的角度来看,有关于城市的乡愁,有关于生活过的乡村的乡愁,从历时性的角度来看,有过去文人怀乡之愁,也有如今更“现代”的乡愁。从这些对比来看,乡愁中平面空间距离因素越来越淡化,时间因素中的立体空间现实的转变则带给人们更多触发。过去由于交通工具不发达,人们出一次远门要花很久的时间,往往是“少小离家老大回”,甚至一生再难回乡。身处异地,每逢夜晚只能望月感怀,寻求一些空间上的联系,吟出“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等诗句。古人的故乡相对于现在来说,在时间中的改变是很慢的,除了因战事而导致的国破家亡。而如今,各种交通方式极为便利,过去靠车马走三个月的路程如今飞机一个多小时就可以抵达。这使得人们归乡越来越便捷,空间距离感导致的乡愁越来越少。可是,回去了却不是那个思念的乡,城市中的规划建设日新月异,新农村建设翻天覆地,心心念念的小河不在,湖泊变了陆地,老房子已经消失无踪,你思念的美食也变了味。于是人们意识到,现实转变了,以往的过去了再也回不来了,时间上的阻碍只能靠回忆去克服了,而现实也在改变着我们每一个人,这样的回忆也是在一点点淡化的。因此,时间之中的空间的崩塌和重建在极大程度上影响了人们的乡愁。 因此,如今人们说到乡愁,或许已经不仅仅是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中讲得那样的乡愁了,必然是伴随着一定的对现代化进程的反思。 我们现在的社会处于前所未有的发展变化中,经济方面的飞速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人们的文化情怀。因此,关于乡愁在现代社会的发展,有人持有乡愁这样的情感终将消失在现代化进程中的观点,但有人认为乡愁永续,不论时代如何改变。 第一种看法是有一定道理的,人们面对着无法找到自身的乡愁的问题。首先是,现代人的生活节奏普遍比较快,“忙碌”成为大多数人每日生活的主题,在这样的状态中人们追求着出人头地、事业有成,少有时间和心思去怀乡。但最重要的原因或许在于如今许多人心中的乡明显地在城市化进程中显得落后和破败一些,既回不到曾经的绿水青山,也无法做到发展良好,反而是充满了在转变过程中出现的各种形式的矛盾和问题,并且以极快的方式失去本地的特色,更使其在与城市的对比中相形见绌。这使人们无法通过外在的事物对照着找到自己的乡愁,回乡反而平添了许多怜悯和烦恼。如果留心就会注意到,尽管便捷的交通极大地方便了人们返乡,但是已经有许多人不将回乡看作一种回归,反而当作了负担。 同时,考虑到今后下一代是否会产生乡愁,人们就会意识到这样快速的剥夺独特性的发展方式会对乡愁产生什么影响。从前日子慢,人们有时间去与那每日重复着的景象在内心中建立内在的联系并使它们塑造了我们自身,这就是归属感以及安全感的来源,因为那里就是你自身形成的地方。而如今社会发展日新月异,生活节奏快,许多变化还没来得及看,还没来得及去建立联系,还没来的及使其塑造我们自身,便沧海桑田,人是物非了。并且城市千城一面的形式愈发严重,各地的特色越来越淡化,再多的刻意挽回也无法阻挡,这就极大伤害了乡愁中特别重要的“独特性”方面。因此,许多人发出了“我的乡愁已经死去”的感叹。 当乡愁遭遇到现实的无情打压如何?如今,空间的障碍纵可跨越,可时间中发生过的改变又如何逆转,往往,这样的逆转,既是破坏性的,又是建设性的,让你在现实面前低头。一个个个体的乡愁如何能够抵挡现代化的潮流,或许二者正是相伴而生的,这使得乡愁获得新的发展形式的可能。 在我看来,现代化是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乡愁,使乡愁失去了许多诗意的意蕴,但不是使乡愁走向虚无,甚至是乡愁在新时代下、在新的环节中新形态的生成的可能。乡愁,是可以保留下来的,也许是以一种新的形式。 概念终究是发展着的,并在此过程中始终保留自身而通过各个环节展开自身的。只要我们虽处在社会中并且遭遇各种各样的时间上的或是空间上的转变,仍然保留着对一个地方的归属感,乡愁就不会消逝。或许它仅仅是随着社会的变迁,转变了自己的形态,但是,乡愁其本身,是可以始终保留其自身的。 因此,为了仍在心中保留一份这样的情怀,我们就必须注重城市与乡村的规划建设。若是能在其中更多地保留一些属于其自身的特色,处理好过去与现在的关系,既保留又有所发展,并且每个人更多地去关心自己情感和思想的发展与回归,从而使乡愁这份独特的情感能够在新时代中获得新的发展。我想,乡愁是会延续下去的。

因为担心重复,整个春节间,看到的所有返乡题材的东西,我都统统先保存不看,以免受影响。这样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我说我自己的,肯定就不能算重复了。这年头,总感觉什么事都被别人抢在了前头,也只好出此掩耳盗铃的下策了。当然我知道其实我们不会重复,他们是博士,写的东西肯定比我要深刻学术得多。

另一方面,在前现代社会的农村有一个乡绅阶层,在政治上他们作为国家权力的延伸,参与乡村的治理,在文化上他们作为知识分子,承担着维护教化与风化的责任,他们与乡村生活是融洽的,并没有现代知识分子与乡村的“隔膜”。但伴随着1905年科举制的解体,这一阶层也发生了种种分化,乡村中的文化人纷纷逃离乡村,他们到大中小各种城市定居,而乡村也就成了没有“文化”的地方,或者说是只有旧文化、旧传统遗留的地方。于是,当现代知识分子回到“故乡”,会发现他所面对的是一个没有变化、没有活力的乡村,记忆中的美好与现实中的丑陋便难免会发生矛盾。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鲁迅的《故乡》表达了一种普遍的现代情感与经验,这种经验不同于古代中国,也不同于当代中国。

不过同时却也可见实在是有不少人都有同样的想法和感受。这些选在这个春节发文的博士,想必他们的表达愿念,也是蓄积了很久了。他们所写的,肯定也是酝酿已久的。在同一时间,竟有如此多的人对同一个问题有着相近的感受和看法,这充分说明,在今天的中国,乡愁已经是一种很广泛的社会情绪了。甚至不说别的,单是看几篇返乡文章在朋友圈获得的关注度,就足见它的普遍性和时代性了。去年政府的某个城镇化会上,好像连总理都开始提这个词了。

如果说对于鲁迅来说,他的痛苦在于故乡是“不变”的而自己已经发生了变化,那么对当代的“离乡者”来说,痛苦不是来自于故乡没有变化,而是变化得太快了,而且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在发生变化:迅速的现代化与市场化不仅改变了农村的面貌,也改变了农村的文化以及人们相处的方式,而外出打工、土地撂荒,以及转基因食品、全球化市场与中国农村的关系等问题,甚至从根本上动摇了人们对传统农村的想象。

当然,乡愁不是新鲜事,古已有之。新鲜的是它突然间变得如此的广泛、普遍。

对于鲁迅来说,“故乡”还处于远方没有变化,而对于今天的知识分子来说,不变的“故乡”只能存在于内心了。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或许可以说“故乡”已经消失了,与“故乡”相联系的一整套知识——祖先崇拜、宗族制度、民间风俗等等,在现代化的冲击下已经或正在慢慢消失,而这一变化对现代中国人的影响,似乎还未得到充分的重视与表现。对于我们来说,鲁迅的《故乡》是一种永恒的乡愁,它凝聚了现代知识分子面对故乡时的复杂情感与内心的分裂,写出了一个时代的集体无意识,然而在今天,我们所面临的无疑是更加复杂的情感与精神困境,我们的体验既有切合于《故乡》的部分,也有《故乡》所无法容纳的部分,正因为如此,我们需要时时凝望《故乡》,也需要超越《故乡》,将我们难以描述的“乡愁”铭刻在记忆与文字中。

人类有史以来,各种抒发表达乡愁的诗歌、文章、小说、绘画作品、音乐作品怕是可以用汗牛充栋来形容了。可见这是一种多么普遍和共通的人类情感啊!那它何以如此的普遍呢?一定是有某种源头和原因的。这个源头我觉得是迁徙。

手机网投 2

唐代诗人李白的《静夜思》应该是中国最著名的思乡诗了,妇孺皆知

手机网投娱乐网址,如果没有离开和迁徙,所有人都安土重迁,保持着千百年来“生于斯、长于斯和终老于斯”的习惯的话,是不会有乡愁这回事的。乡愁是一种情绪,一种眷恋故土的情感。它多在回忆中产生,让人怀念回不去的过往。它包含有对故土的不舍,是一种对土地的情感,一种对生养自己水土的感恩情结。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以它的根基是农业性的,但它的普遍却不是农业的结果。

我们知道,传统的农业社会是一个结构稳定的社会。生活在农业社会中的人,他们的最高追求就是稳定,他们是最讨厌变化的。除非天灾、战乱或者瘟疫,不然人们是不愿离开他们的家乡的。当然,也总有离开的时候,所以也才会在很早的时候就有中国的诗人写出“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这样的篇章,以及“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不改鬓毛衰”这样的幽怨。但在那时它还不能说是普遍的,至少没有其他离愁别绪那么普遍。

中国古代最悲伤的乡愁诗恐怕要数这首《十五从军征》了

手机网投 3手机网投 4

贺知章的《回乡偶书》绝对堪称中国乡愁古诗的杰作

我没有看过统计学报告,也能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但感觉起来,我们所读到的古诗词里边,抒发朋友送别的、山河秀丽的数量上是要多过去国怀乡的。还有很重要一点的是,即便其中不少的乡愁作品,我们也要知道在古时候那是属于“识字人”阶层的,也就是文人或者说士大夫阶层的。而在古代,这个阶层占社会总体人口的比例是不高的。也就是说,那时的乡愁,并不能被认为是一种普遍的社会情绪的。更多的人民,他们是不具备流动的条件和能力的。他们的迁徙,往往是一种迫不得己,而且多半客死途中,连他乡都未必有,就更不用说还能等到“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的时刻抒发一下思乡感怀了。

也就是说,在农业文明时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层佳节倍思亲“也好,”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也罢,其实更大程度上是一种贵族情感。那时候,乡愁对于广大普遍百姓来讲,是一种“奢侈品“。普通人是没有乡愁的。他们的日常情感,自己表达不了,或者说还不能用可以被记载的方式表达,也没有人帮他们表达。

手机网投平台大全,实际上,乡愁在古代应该算是一种贵族情感

这种情绪真正成为一种规模化的大众情绪而广泛渗透到社会每一个阶层身上,应该是在进入工业时代之后。这个时代才是传统农业文明受到最大冲击的时期。就是在这个时期,发生了人类社会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大量的农业劳动者要在短时间内转变为工业劳动者、商业从业者,以前他们一直熟悉的、已经祖祖辈辈传承了千百年的旧习惯、旧方式一下子要全部被打破的,迎接他们的是新生活、新方式。这样的变化对于人心理上和精神上的冲击感,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那个时代的人。

肇始于十八世纪的欧洲工业革命,引起大量的农村人口涌入城市

更为关键的是,这一次的社会变化,不再是一个局部、短时期动荡那么简单了。以往的迁徙,无非是“治乱“的循环,不过是换个皇帝,改朝换代,新瓶装旧酒。所谓的新年头,老日子,并不会带来适应性问题。即便是那些有条件有机会流动的”星夜赶科考“者,他们所经受的变化,也无非是他乡异地,乡村城市而已。人际方式、社会结构等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的,依旧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而这一次,是社会结构的深层次变化,是生活方式的彻底改变。其涉及范围之广,波及程度之深,都是前所未见的。因而它的影响也是整体性的。这个变化,在近现代的中国尤其激烈和快速,并且到现在还远未结束。由于它至今仍在延续的冲击,让人感觉中国人的乡愁作品似乎格外的多,甚至有可能是世界最多。

当然,这其实还与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有关——识字率。进入工业时代,由于各方面的需要和社会的整体进步,以前专属于贵族的“识字人“阶层空前扩大了。更多的人受教育,更多的人识字,更多的人能读能写。千百年来一直听不到声音的庞大沉默群体开始能够发声了,他们开始为自己代言了!于是他们也有了乡愁,也会有感怀,即便不写出来,但已经会共鸣、会感动了。所以我以为是进入了这个时代,更多的人被卷进了变迁的队伍,开始了从农村进入城市、由农业转为工业的近代化、现代化征程,乡愁才成为一种普遍意义上的人类情感,甚至可以说是世界性的情感。这一时期各国有关该题材的作品都不鲜见,其中的内容和情感也多有类似。

鲁迅《故乡》插图,这应该现代中国人知道得最多的乡愁文章了

可以说,乡愁是历史的,但它的广泛和普遍是时代的。我敢相信,处在急剧的时代巨变中的人,乡愁感一定是最强的,感怀一定是最多的。而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一个时代的变化有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这样的剧烈,所以,处在现代化浪潮中的变迁人群,这种感受应该是最强烈的。有人说,这些所谓的乡愁感怀,其实更多是一种中产阶级的情感。但也只有在我们这个时代,才诞生出数量巨大的中产阶级群体。所以,它依然是时代性的。

它的时代性不仅体现在变化急剧、波及范围的广和涉及人群的多。还体现在,就连这种情感本身也在剧变当中。处于变化中的你我似乎刚刚才生出情感,想在空余的时候偶尔感伤一下,而它几乎不给人以喘息之机,又在快速地走向消逝。

在你乡愁还没写尽的时候,记忆中的那个故乡,已经没了。

故乡

一切源于变。除了快速的、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和生活方式的颠覆性变迁,乡愁的产生其实还有一个文学性前提——那就是:一、故乡要是值得怀念的,让人留念的;二、故乡跟自己现在的所在要是反差巨大的,让人感怀的。而在急速地变迁年代,这种反差的变化刚刚呈现出来,人们还来不及说再见,那个令人留恋的故乡却已经走远。人世间最悲伤的事莫过于此了吧。

也许有人又要说,这是一种小布尔乔亚式的怀旧情绪,无非是不能接受变化,不愿接受现实。果真是这样吗,这仅仅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的感伤吗?我不觉得是。或者说,是又如何?

我想,如果不是刻意抵制,念旧应该是一切人类都会有普遍情感吧。这未见得就是对过去的美化和片面肯定,以及由现实的不如意导致,也不能由此得出就是不愿意拥抱未来、迎接未来的结论。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啊!童年的时光总是美好的,哪怕它充满着饥饿、贫困,但那是每个人一生中最无邪的时期,因而那一段的成长也成为每个人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那一段时光的所有事物:对你好的人、儿时玩伴、养过的动物、玩过的玩具,都会时常让你缅怀,更何况是生养你的故土!

小时候家中的窗外

在所有人的头脑中,故乡总是给我们最美好的想象,承载了一切我们现实中不可寻的温情脉脉、田园牧歌。而当有一天,你回到家乡,发现它早已不是你熟悉的模样,而且越来不熟悉:你发现那个构成你记忆图景的童年故乡已经不在,那些儿时的玩伴已经一一长大,再次见面相互间竟至于无话可说时;你发现故乡不再是故乡,已然回不去时,你当然会感伤!

如今的家乡

这是一种对过往历史的美化,或者是受情感影响而对从前和现实的落后的粉饰,以及对发展的抵制吗?就我而言,不是的。我的乡愁不是一种一回去就发愁,一离开就思念。我想,我们所谓的乡愁,也并非指这个意思。乡愁就是一种单纯的对过往的怀念,发展了你怀念,没变化你感伤,所以才有愁。当然还有一重,就是思乡。如今大家最愁的是,现代人、特别是以后的人(后现代的人~),似乎要无乡可思。

我大概几年前就开始有故乡不再的感慨,每一次回家,离开的时候总是背负着满满的辛酸和伤感。最早的时候,是心酸于它的缓慢、闭塞、落后,高中、大学,多少年回去依然是那个样子。房子没有变化、生活没有变化,家里的房子日渐破,收入总不见提高,日子还是一样的穷,没钱修房子,没钱看病,父母日渐老迈,多病的身体年复一年,越来越差。村子道路依旧坎坷泥泞,山坡一个一个的砍光,卫生依旧不讲,村里传来传去的口舌是非,还是那些。进步全然没有,改善的希望照旧看不到。这里头的愁绪,包含有一种对发展的渴望。

放牛路,也是挑粮路

所有的这些,如果你不出去,不对比,你是不会有感觉的。正如我们儿时因为不知道也不会想这些,所以拥有无邪的欢乐。如今我们会看到这些,又知道了这些,会难受、会伤感。然而这丝毫不影响你对童年的记忆。童年,依旧是欢乐的,令人怀念的。

小时候回家的必经之路

我当然完全不会像许多从未有过农村生活经验人一样,以过客的视角和眼光美化农村生活,说这是田园牧歌,人民多么淳朴,生活有多么美好和值得颂扬。我体会过其中,知道其实它包含了多少无奈与辛酸!

但我也决然不是因此就全面拥抱城市生活,并完全肯定它现在的“发展“和变化的一族。我认为,它应该有更多的可能性。我期待的故乡,也不是要它一定要保持童年的样子。我希望它发展、它变化,如果它现在是我期待的模样,我依然会欣喜接受,身在外地,依然会时时思念。

但现在的它,身影模糊、步履匆忙,留下一个发展了的、面目全非的空壳。看起来,现在的家乡水泥路修通了,很多人家都修建了钢筋混泥土的新房,汽车也跑着不少,过年红包也给得很高了,亲戚朋友中财大气粗的也多起来了,家里人都给你说着这两年烤烟、茶叶、农产品涨价,讲述着谁谁家又挣了不少钱的事,看着大伙都有钱了,购买力都大幅度提高了,一切都是美好的发展了的样子。

现在的进村公路

这些难道不值得肯定吗?村庄的发展、生活的改善不正是一个对故乡有情感的人应该看到的吗?这个问题时常让我感到矛盾,感到似乎是这样,而又无法说服我内心中的忧伤。

举目所见的是发展,但眼前的故乡却让我感觉越来越陌生。时常有回家的清晨或傍晚,我在村庄踱步,看着一栋栋由土房变成洋房的人家,会莫名无端地感到凋敝、衰败和疮痍。完全没有以前的亲切、温馨,我有些怅然。

我曾怀疑这种与现实反差巨大的感觉是不是一种文人小情感所致的哀伤(当然,我也不是文人~),后来我发现,其实是我心里认为的社会发展,不能简单粗暴地定义为经济的增长和物质的改善。这不是对这些发展的否定,而是认为它与其他方面的发展不能是一种以谁为主导、先后和非此即彼的关系。我们应该相信,这个社会可以有很多种可能性,而不见得一定要动不动就以牺牲什么为代价。有些东西,牺牲了,就不再会回来了。

年初一的家乡

我们早已知道,人不是一种仅满足于生存意义上的温饱的动物。但如果仅是一个物质财富和经济生活的富足,跟这又有多大区别呢?这也不是人类来世间的目的吧。生命的意义不在于此,人不是一种经济动物,哪里的人都应该享受全面的发展。在生命的过程中,每一刻都不可重来。所以,我不认为可以以先后来掩饰一些在开始就本该考虑的事实。

我其实先后数次产生过要写家乡的念头,但一直下不去笔,最后都只好作罢,不了了之。一方面,这样的文章已经多不可数,其所表达的感怀、情绪也基本一致,而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十分新鲜的想表达的,再多上一篇千篇一律的平常之作,也不是我想做的。另一方面,如果真的写,就必是要说一些真实的话,表达真的情感,而这些情感,却全不是常见的颂扬和赞美。更多的,是失望、叹息与无奈。而这肯定不是家乡人所乐见的。他们所预期的,一定是每次回去他们都会例行公事地说一下的“多宣传家乡“、”要多说家乡的好,多传播正能量“。由于内心里始终放不下从小形成的道德情感,就是长辈常教育的乡土情结、家乡情感、人不能忘本之类,这样的压力每每让我欲言又止。因为如果你写了实话,他们是一定会看到的。

现在,它终于是淤积到了一种非写不可的地步了。你已经止不住它想要喷涌而出的欲望,似乎再不写,就要压抑到把你憋死。

你看到那些曾经可爱的人,如今不再有活力,而是沉迷于赌博、喝酒;你看到村子现在的春节,不再热闹,不再有集会、游戏、仪式,连砍年松和贴春联都开始变得例行公事,整个村子哪怕在大年夜都是一片死寂和呆板;你看到节日期间,人们除了喝酒就是麻将、赌博,言谈之间尽是金钱、暴富。你不能说这一切跟片面的以经济发展为主导的政府理念没关系,你也不能说现代化就一定会这样,必须要这样,说这些以后会改变的。但现实的他们,还有等到改变的以后吗?

我想到了我大哥家的侄子,曾经聪颖可爱,学习很好,然而在一片读书无用、先赚钱是要紧的舆论氛围下,初中没毕业就早早的辍学结婚了,开了一个修理铺。也许现在很赚钱吧,但人真的只活一个现在吗?他的以后,难道很难设想吗?就在那样一个环境,就以他止步现在的知识储备,在未来竞争中,个人的发展和下一代的可能性,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还是要以那些出现在改革开放初期稀少得屈指可数草根企业家来励志?

小时候的侄子

旧的被打破了,而新的没有建立起来。关键是,没有人去建立。于是农村成了一个价值虚无的荒地,人们开始短视、拜金,急功近利思想空前盛行,功利主义、实用主义弥漫。这样的农村当然不值得歌颂,曾经的落后也不值得缅怀。你不能说曾经也差不多。显然,以前不是这样的。

现在,以城市发展为中心的现代化,造就的是一个城市的大郊区,让人感觉中国已经不再有农村,有的,只是无尽的城乡结合部。

今日村庄(侧影)

我当然不反对现代化。但我反对一种会消磨人故乡记忆的现代化,或者说得更大一点就是,反人性的现代化。那些美好的东西,为什么样的目的也不应该牺牲它。我一直觉得,城市可以有城市的现代化,而农村,也应该有农村的。我不认为现代化的必须结果是只能有一种文化,只能有一个面向。现代化不是一元化,不是单纯的城市化或城镇化,它应该是一种真正的多元化。农村不必消失,农村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现代化方式,并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独特的文化,也不必完全丢弃过往。

然而可怕的是,按照我们现在发展,再过几十年,也许是二十年,也许是三十年,反正不会很久,到我们之后的下一代人,恐怕再也不会知道故乡是什么东西,不能体会乡愁是什么感觉了。他们可能将不再有故乡。或者说其实不用到下一代,我们这一代当中很多自小在城市中长大的人,应该就已经无法体会这种情感了。

这一切似乎是不可阻挡的。这当然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不过可以预见的是,从此我们文明中很多描写乡愁的文学作品、绘画作品、音乐作品,怕是再难引起后辈们的共鸣了。无论再怎么不文艺,再怎么内心里一百遍的抵制所谓的小资情感,如果现代化最终的结果是消磨了所有人类曾有的田园牧歌的诗意,怕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我总觉得,这多少还是让人感到悲伤。

我想,人类是需要故乡的。我觉得这很可能是人类的一种先定的宿命。只有故乡能给你一种情感归属,一种根一样的情感,成为你奋斗的最初支撑和精神性格的原始源泉。一种情感的养成,是需要漫长的年代的。跟人类久远的农业文明史相比,从我们进入工业文明开始到现在加起来的历史也不过短短数百年。也许,进化并不一定意味着丢弃。我们花费数千年所形成的情感财产以及与之相关的精神财富,一旦没有了,又不知要再花费几个千年才会有同样美好的东西。或者,就不会再有。

诚然,现代化是需要思考的。

本文首发于公众订阅号:《行书微刊》,​微信号:travelingbook,作者鲁宾孙行书微刊》主编,创业狗、青年旅行家、独立纪录片导演,坚果旅游创始人,喜欢人文旅行,2014年创立推出国内首个人文旅行品牌——北回归线旅行。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行书微刊》公众号:

本文由手机网投平台大全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与现代知识分子的,对乡愁的一点看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