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机网投平台大全 > 中国史 > 马礼逊简介,往事迷蒙

马礼逊简介,往事迷蒙

文章作者:中国史 上传时间:2019-09-30

20171225(圣诞节)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的主要读者对象是海外华人。在该刊第一期的《告帖》中有这样的说明:“凡属呷地各方之唐人,愿读察世俗之书者,请每月初一、二、三等日打发人来到弟之寓所受之。”南洋其他地方的华人,可“于船到呷地之时,或寄信与弟知道,或请船上的朋友来弟寓所自取,弟均为奉送可也”。《察世俗每月统记传》欲从海外华人开始,逐步深入中国内地,为今后在中国本土宣教做准备。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中国台湾资深报人张作锦3月14日抱着朝圣的心情,到马来西亚马六甲寻找世界第一份华文报的遗迹。

马礼逊在公元1814年、也就是抵达中国七年后,为他的第一位中国信徒蔡科施洗,蔡科可谓第一位中国新教徒。之后二十五年间,马礼逊及其差会只为十位信徒施洗,显示宣教工作之艰难。但马礼逊仍为新教在中国的宣教工作立下重要的基础。马礼逊在公元1823年按立了中国第一位新教牧师梁发,梁发在公元1832年写了《劝世良言》一书,该书日后启发了洪秀全建立太平天国。

1807年 9月7日, 从伦敦绕道美国而来的年轻的马礼逊到达广州。 他在日记中写道:“ 上帝慈爱的手终于带领我到达被指派要我工作的地方 …… 那集结在岸边的多艘货船装卸的喧闹声,河上数百艘民船来往穿梭时上千船民的大喊大叫声,都令我情绪极度兴奋 …… 堂堂的中国人,我能为他们做什么呢?”①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刊名“察世俗”,取自“学者要勤工察世俗人道,致可能分是非善恶也”。该刊为木刻竹纸印,雕版印刷,外形似中国线装书,每期5—7页,约2000字。全年合订一卷,印有封面、目录和序文。封面居中为醒目刊名,封面天头由右至左横刻“嘉庆某年某月”,右下角印有“博爱者纂”(“博爱者”为米怜笔名)字样。初期每月印500册,3年后增至1000册,最高发行量2000册,发行地从马六甲逐步扩展到新加坡、爪哇及中国广州、澳门等地,影响逐渐扩大。

“文化是明日的经济。今天是文化,明天是可以赚钱的经济。这话虽然世俗,却很有道理,世界上很多城市都印证了这个道理。”

儘管在马礼逊之前不乏圣经汉译的努力与作品,但他的确是第一位完整翻译新旧约圣经并在中国本土出版的西方人,可谓圣经汉译之先锋。他所翻译的圣经在公元1823年以《神天圣书》为名出版。此外,他亦是编印汉文本的圣诗集的第一人,在公元1818年以《养心神诗》出版。他在马来西亚的马六甲所设立的英华书院(Anglo-ChineseCollege,1818于1843年迁至香港),亦成为东亚基督教教育机构之滥觞。文化方面,马礼逊一连编译了《通用汉言之法》(AGrammaroftheChineseLanguage,1815)、分三部共六册的《华英字典》(ADictionaryoftheChineseLanguage,1816-23),当中第二部又题中文书名《五车韵府》。他并在马六甲出版了竹一份中文民间报纸《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并在书院附近建立铅字活版印刷厂。马礼逊还创立「恆河外方传道会」(Ultra-GangesMission),整合在马六甲的教育、编撰与印刷工作。

广州在整个近代报业史中有着太多的记忆……它显示了一座城市固有的生活特质。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是世界上第一份中文近代宗教性报刊,由英国神学家、传教士米怜于1815年8月在马六甲创办,1821年12月因米怜病重停刊,共出7卷近80期,累计574页。该刊尽管存世时间只有短短6年,影响波及范围也较为有限,但其在历史上的地位不容忽视,被戈公振在《中国报业史》中称为近代最早的中文报刊,开创中文报业之先河。

该刊编者中米怜为主笔,马礼逊、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1796—1857)和中国的印刷工梁发都曾为刊物撰稿。

马礼逊在公元1782年1月15日出生于英格兰的一个苏格兰家庭,公元1798年加入苏格兰教会,并开始学习拉丁文、希伯来文与神学。马礼逊于公元1802年进入公理会神学院(CongregationalTheologicalCollege)就读,就学期间产生海外宣教之心志,遂于公元1804年进入伦敦传道会(LondonMissionarySociety),预备前往中国宣教。马礼逊花了两年的时间学习中文,并在公元1807年1月8日接受差派,于1月31号启程。因为那时的东印度公司(BEIC,BritishEastIndiaCompany)对于在中国的宣教工作有所迟疑,马礼逊便先行前往美国,获得时任美国国务卿的麦迪逊(JamesMadison)的推荐,再搭乘三叉戟号(theTrident)自纽约抵达澳门。因为中国对宣教的限制,马礼逊不能公开讲道,转而致力于学习中文,并着手宗教文献之出版工作,以利后续宣教工作。

这些近代往事已如烟般消逝。一百多年之后人们发现,除了在图书馆中留有某些记载之外,遍寻城中几乎找不到当日这些人和事的点滴痕迹。他们在这城市的街市巷陌和公众视线中消失得如此彻底,就如同从来不曾存在过。

以基督教宣传为第一要务

文化是明日的经济

公元1809年,马礼逊与玛丽‧莫顿(MaryMorton,1782-1821)结婚,后者是对华进行鸦片贸易的东印度公司职员莫顿先生之女。同时间,马礼逊获聘为东印度公司的翻译员,他藉着东印度公司翻译员以及英国副领事的身分,经历长达二十五年之久的中国宣教生活。

此后数年间,身在广州的马礼逊和居于马六甲的米怜始终保持紧密联系。在双城的飞鸿往还之间,《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如期印行,广为传播。报刊以最大量的篇幅刊载基督教教义以及宗教宣传内容,其次是带有儒家色彩的伦理道德观,再就是天文气象、历史地理和风俗民情等方面的科学知识,后来还增加一些政论文章。报刊体裁多样,有消息、评论、小品、诗歌,还有长篇连载等。报刊编务后来还得到另一位英国传教士麦都思的协助。广州木板雕刻工人梁发从始至终参加编辑印刷工作,其间还以“学善者”、“学善居士”等笔名撰写稿件。他还多次参加将报刊远程运进广州派发这一难度最大的发行工作。戈公振说他是中国“服务近代报业第一人”。④

辗转创刊

这是张作锦第三次到马六甲来,之前都只能参观到一般的旅游景点。这次在星洲媒体集团总编辑萧依钊的陪同下,终于有机会深入参观和了解相关的遗迹,令他深感不虚此行。

马礼逊与玛丽育有三名子女:雅各(James,1811于出生日夭折)、玛丽(MaryRebeccaMorrison,1812)与儒翰(JohnRobertMorrison,1814-1843)。儒翰在第一次中英鸦片战争时与英方行动有关,马礼逊与马儒翰父子与东印度公司以及鸦片战争的关係,www.lishixinzhi.com至今仍是新教对华宣教史的议题。公元1821年玛丽亡故,公元1824年马礼逊回到英国,作为着名讲员激发出向中国宣教的兴趣。马礼逊于公元1824年与艾思庄(ElizaArmstrong)再婚,另育有五名子女,并于公元1826年回到中国。

② 见 [英] 马礼逊夫人著 顾长声译《马礼逊回忆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6月第1版P.94—96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的基本定位是基督教宣传,“让中国人认识真神”,内容以基督教义和伦理道德为主,在其存世期间总共发表文章244篇,其中宣教文章就有206篇,占总数近85%。

“任何地方都有名胜古迹,它不仅代表一个地方的精神,也可以此追溯一个地方的历史与来源。在这方面,马六甲是令人流连忘返,值得一再来看的。”

马礼逊(RobertMorrison,公元1782年——公元1834年),第一位来华宣教的新教宣教师,他藉着担任官方翻译员的身分开展其宣教工作,并完整翻译新旧约圣经,开创新教在中国的宣教工作。

不过广州和马六甲关于近代报刊的双城互动并没有因此完全停顿。1827年中国境内第一份英文报纸《广州纪事报》在广州创刊;1828年第一份用铅字印刷的中文报刊《天下新闻》在马六甲创刊; 1833年中国境内第一份中文报刊《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在广州创刊……广州与马六甲这一段双城传奇其实是在当时条件下多元因素的历史契合。后来澳门、巴达维亚(今雅加达)、新加坡的报刊业相继兴起,这时人们看到的是互为关联的三城以至多城,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从广东沿岸到南洋群岛的近代报刊出版的活跃地带。

1812年8月,米怜受英国伦敦布道会派遣,前往澳门协助传教士马礼逊开展传教工作。其时,天主教在澳门势力正盛,严控外教传入,米怜的传教工作展开得异常艰难,最终不得不于1813年7月20日离开澳门,短暂停留广州,于次年初辗转至南洋。在中国传教受挫的米怜,最终决定在宗教气氛相对宽松的南洋开展新教的传播工作,以距离中国大陆较近的港口城市马六甲为中心,向当地华人传播新教福音。米怜按照其之前与马礼逊的商议,创办了以宣扬新教教义为宗旨和定位的《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相较于“身体的战术”,米怜对出版读物的作用青睐有加:“不管是以何种洗练的语言来表达,在传播人或有关神的知识上,印刷媒体显然要比其他媒体更占优势。”

张作锦是台湾资深媒体人,现任《联合报》顾问,目前应《星洲日报》邀请,前来大马巡回演讲。

马礼逊的历史定位有多重角度,或可透过他的墓志碑、铭文一窥端倪,共有四个:拉丁墓志文,刊载于《中国丛报》(TheChineseRepository)公元1834年8月号;英文墓志铭,隽刻于马礼逊石棺上;中文墓志铭,于公元1843年立于石棺前;中文纪念碑,公元1934年由中华基督教会广东协会立于墓地。这些文字中,拉丁文只提圣经翻译作为功业,英文仅提及出版、翻译圣经与东印度公司经理等功绩,几乎不提宣教工作,中文则以信仰见证为重而不提东印度公司。

首期的创刊词揭明刊物的宗旨在于考察世俗人道:“ 学者不可止察一所地方之各物, 单问一种人之风俗,乃需勤问及万事万处人,方可明辨是非真假矣 …… 所以学者要勤工察世俗之道,致可能分是非邪恶也” 。 封面右上角则印有孔子语录“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 ”,说明考察世俗人道的目的。③这份木板雕印的月刊每期出七张十四面,分别由马礼逊和米怜执笔,初时印500册,后来渐增至2000册。他们将报刊免费在南洋华侨中派发, 又将部分运回广州分送给参加各种考试的士大夫知识分子。

张作锦14日在短短的一两个小时行程中,匆匆完成“朝圣之旅”。张作锦心满意足地说:“心向往之事物,忽然都到了眼前。我看到英华书院的遗址、传教士米怜的妻子雷雪儿的墓,及基督堂内纪念马礼孙和米怜的石碑,都印证了我在书上所读到的。”

图片 1

第一份中文近代报刋《察世俗每月统记传》 共计出版了七卷共 84期(资料图片)  ■

在传教士创办的刊物中,以《察世俗每月统记传》(Chinese Monthly Magazine,1815—1821)为最早。这也是迄今为止,报刊界公认由外国人办的以中国人为读者对象的近代中文报刊创始的标志性刊物。

马礼逊简介

马六甲城位于马六甲海峡北岸,是马来半岛历史最悠久的古城,马六甲河穿城而过,城内遍布绘有精美图案的传统建筑,古时修建的街道蜿蜒曲折。与广州城相似,马六甲城既是古老的城市又是重要的港口。米怜一行在海上航行35天后抵达这里。他们来不及观赏城市的景色,按照马礼逊的要求迅速办起了义务学校和中英文印刷所。以此为基地,1815年8月5日,他们印出了第一份中文近代报刊《察世俗每月统记传》。

传教士米怜和马礼逊创办的英华书院原貌,此图画于1834年。相信它也是世界第一份华文报与世界第一本华文圣经的诞生地,现代马来文学之父文西阿都拉也曾在此教英军士兵学马来文。

马礼逊画像

“我们塑造城市,城市也塑造我们。”

18世纪初,英国传教士奉伦敦布道会之命,企图通过“播道”渠道,打开通往中国的大门。当时清政府实行严格的闭关锁国政策,严禁西洋人向中国人讲经传教,并于1811年公布了《严定西洋人传教治罪专条》,对违反者以“绞决”处治。

公元1834年,马礼逊病逝于广州,后葬于澳门,享年52岁。作为第一位来华宣教的新教宣教师,他藉着担任官方翻译员的身分开展宣教工作,虽然受洗人数不多,但马礼逊的宣教贡献主要展现在翻译圣经、编纂字典、创建书院上,为日后新教在中国的宣教工作打下重要基础。


张作锦认为,马六甲是一个闻名世界的历史古城,各种不同喜好的人都可能在马六甲找到他朝圣的理由。可能是民俗的、建筑的、考古的、历史的、社会人文研究的、美食的……马六甲都能令人流连忘返。


图片 2

图/文:大地倚在河畔

“我是为世界第一份华文报所吸引。”

※ 注释

世界第一份华文报《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简介

季节的风依旧在吹……  ■

图片 3

城市记忆深处一段近代报刋双城故事  ■

深入参观了解遗迹

还有一些相关事情可以顺便提及。马礼逊1807年初到广州时,这位25岁的年轻人在新的环境中还多少有些茫然之感。但当他27年之后在广州去世时,其生命漂泊历程,除传教与办报之外还留有如下记录:他以极大的热情与毅力编纂出版了《华英字典》。这部字典由三卷组成,1815年出版第一卷《字典》,1819年完成第二卷《五车韵库》,1822年完成第三卷《英汉字典》。次年他将三卷合成一部六巨册共4595页的巨著,第一次将中英文字的藩篱完全打破,是中国历史上出版的第一部中英大字典。他还先后编撰出版了《中文语法》、《中文会话与断句》和《广东省土话字汇》等书籍,翻译了《三字经》、《论语》、《大学》《中庸》等中国文化经典,发表了《中国一瞥》、《父子对话:中国的历史与现状》、《关于中国与广州》等大量中国社会评述。他引导郭士立编写《中国史纲》、《开放的中国》,为西方国家开辟汉学铺垫了基础。他引进英国铅印技术铸成了第一副中文铅活字,是中国近代印刷业的先行人之一。在澳门马礼逊墓的中文石碑上,有这样一段记载:“当其于壮年来中国时,勤学力行,以致中华之言语文字,无不精通。迨学成之日,又以所得于己者作为《华英字典》等书,使后之习华文汉语者,皆得借为津梁,力半功倍……”⑤

英国传教士马礼逊(Robert Marrison,1782—1834)和传教士米怜(William Milne,1785—1822)采取迂回战略,于1814年在距离中国大陆较近的南洋诸岛华人聚居区──马六甲,建立“播道”基地。他们于1815年8月5日,在马六甲设置免费学校“立义馆”(相信是后来的英华书院)。同一天,米怜筹办的中文定期刊物《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创刊,及设立印刷所,中外文刊物,一方面在华人中培养返回中国内地传道的人才,另一方面为基地的外籍人传授中国文化,特别是培训掌握通晓中国语言能力的人才,为将来前往中国创造条件。

【下期预告】《近代广州· 往事迷蒙 (4) ‖ 荔湾深处,西关人家》,敬请留意。

“从那时开始,我就一直想到马六甲来看看。”

季节的风依旧在吹,是当日的建筑不能承受太多历史烟云,还是今日的街道已经销蚀了这些旧日痕迹?

张作锦与基督堂内的米怜纪念碑合影。石碑文字说明,米怜奉伦敦布道会之命主持华巫学生就读的英华学校,及与马礼逊合作翻译第一本中文圣经。他们二人也是世界第一份华文报《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的催生人和编者。

位于南中国海两端的广州与马六甲以独特的互动格局,开创了中国近代报刊业先河。但这局面后来因为米怜患病而发生变化,《察世俗每月统记传》 在出版七卷共 84期之后于1821年底停刊,米怜也于次年在马六甲去世。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在刊发内容上,主要以“神理”为主,“人道”其次,再次为“国俗”。

① 见 [英] 马礼逊夫人著 顾长声译《马礼逊回忆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6月第1版P.38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创刊于1815年,基本上为每月出版一次的月刊,连续出版至1821年。刊物每期平均6—9页,共出版7卷,524页,现在英国大英图书馆有存。

④ 见广东人民出版社《岭南近代报刊史》P.36—40

他相信,如果古迹都获得良好的维护,来看的人多了,就会对这个地方有尊敬的心。随着游客的消费,马六甲的经济必须随之受益。

这位西方派到中国的第一位新教传教士初到廣州时,住在十三行一家美国商馆。他孜孜不倦地学习语言,夜以继日地编纂《英华字典》和翻译《圣经》。在广州生活几年,他深信这里是他完成上帝赋予他的使命的地方,问题是当时传教仍然受到清朝政府严厉禁制,于是他决定通过出版印刷来推动他的工作。

张作锦说,他在念新闻系读报业史时,就读到世界第一份华文报是在马六甲出版,后来也多次接触到相关的课题。

这一时期至鸦片战争前,又有1835年的《广州报》、1835年的《广东新闻》、1838年的《各国消息》、1822年的《蜜蜂华报》、1827年的《依泾杂说》、1838年的《澳门钞报》和1823年的《特选撮要每月统记传》等先后创刊。特别是,不久后以广州《澳门新闻纸》和香港《中外新报》等为标志的中国人自己办的报纸具有历史意义地出现了,中国近代报刊从开端走到了新世纪的门槛。梁发的儿子梁进德和澳门马礼逊学院毕业生袁德辉在林则徐的召唤下加入了《澳门新闻纸》的编辑出版工作;广州的民族资本在国内率先创办了使人耳目一新的《羊城采新实录》……广州在整个近代报业史中有着太多的记忆。报刊是文化的重要载体,又是文化发展程度的某种标志。所有这些事情都是那么重要,它显示了一座城市固有的生活特质。

张作锦希望马六甲作为一个历史名城,要好好保护它的历史文化遗产。

⑤ 见 [英] 马礼逊夫人著 顾长声译《马礼逊回忆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6月第1版P.99 / P.309;参见沈伟福著《中西文化交流史》(第2版)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7月第1版P.457—459

两百多年前中国第一份中文报刊《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的创刊,标志着中国近代报刊史的开端。围绕于此曾经有过的一段近代报刊双城故事已经飘然远去,而与这故事紧密关联的一位英国新教传教士在此岸这城的人生羁旅,亦已飘渺迷蒙。

马礼逊——“当其于壮年来中国时,勤学力行,以致中华之言语文字,无不精通。”  ■

1814年 , 马礼逊派他的助手米怜前往南洋群岛一带,散发他所译印的《新约全书》,同时考察在那里建立一个更为理想的工作处所的可能性。米怜回到广州后,向他提议把办报传教的总机关设在马六甲。马礼逊接受了这一建议,并于1815年4月派米怜夫妇和广州刻字工人梁发等人前往马六甲。②广州城与马六甲城由此缔结了一段创办近代中国第一份中文报刊的历史渊源。

③ 转引自熊月之 《西学东渐与晚清社会》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8月第1版P.105

本文由手机网投平台大全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马礼逊简介,往事迷蒙

关键词: